逢山捉月

心头尚燃有不灭火,照夜如昼

【喻黄】我连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(七)


    黄少天再蹬开被子的时候,基地里天已经黑了。中午晒太阳的窗户还没关,他借着透进来的灯光摸索起被子,两只手在床面上摸了一圈,又掀开枕头去找。下床之后一脚踩到终端,脑子里还有点混,抓到手里认认真真的想怎么让它变亮。

    这一觉睡的并不安分,总是断断续续梦到训期时候的剪影。军理老师用教尺拍着投影上的作战形势图,他邻桌的张佳乐偷偷压了张草稿纸,在画长颈鹿殴打梅花鹿。隔壁体训加练刚刚放课,喧闹的人群惹的他看向门口,正好看到路过窗边的喻文州。

    喻文州永远是最好的,混在人群中也最抢眼。从小到大,无论穿着蓝白学员服,还是只露出双眼的作训服,黄少天都能一眼认出他来。喻文州像是某种不可磨灭的影子,投射在他的身上,而他不肯挣脱。



    黄少天揉了揉一头乱毛,踢着拖鞋去洗手间洗脸。喻文州不在宿舍,午休的时候他被拉去交替警戒,这会还没回来。黄少天一边往脸上扑着自来水,一边找补着睡丢了的记忆。

    一周前X市的觉醒塔里发现类似精神网波动,正如黄少天所料,串联起的哨兵接连受到重大精神创伤,无一幸免。虚空第一时间向联盟反馈,事实上联盟高层的军官收到消息的时候,新闻上正巧同步着失控哨兵伤人的现场。

    尽管黄少天一直觉得老将军们发起火来像失控的路障机器人,不过不得不承认,出事后高层的反应很及时。调动各战队正副队带学员轮值,修复各基地防护罩,疏散塔周围平民,显然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。

    蓝雨是第二批来的,换走了警戒巡逻的霸图,张新杰连着三天没合眼,走的时候人扒着机舱门打瞌睡。

    明明塔周围风平浪静,失控的哨兵都搜寻完了,硬是没人敢放松警惕,黄少天熬到第三天中午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开始嗡鸣,保持高度警惕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,以至于他看到来换班的喻文州,结结实实的扑上去就亲了一口,满脑子大写的亲娘啊得救了。

    黄少天摸了摸唇周,耳根唰的一下自觉的红了。明知道没人看见,他还是大大咧咧的穿好制服出门,被喻文州开过光的嘴碎碎念叨着天气够热,来掩饰脸上的迷之诚实。




    再见到喻文州是当天晚上了。当然并不是活的喻文州,他本人这会还在天上的巡逻艇里挂着。不知道是不是来到X市的缘故,黄少天罕见的梦到了魏琛。

    梦里老鬼坐在茶水间靠窗的椅子上,靠着栏杆一根接一根的抽他的黄鹤楼。黄少天那天刚拿了体能训练的甲等,压不住激动急匆匆跑来和他炫耀。魏琛保持着在训练营的习惯,见到他就立刻把烟掐掉,乱揉他头发,像揉着只奶狗。

    那天魏琛一反常态,没有板着脸说他骄傲自满,被喊了老鬼也不生气,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退役了的向导。

    也不知道他会洗袜子了没,魏琛站起来的时候,眼睛看着窗外训练场,蓝雨的队旗正迎风飘扬。他像是在躲什么,避开黄少天的目光,径直往门口走,留给他一个宽阔的背影。


    后来他才知道,那天是魏老大被打败的日子。他早知道魏琛体能下降的事,却很久都无法原谅那时的喻文州。

    他击败了黄少天奉为神明的队长,把天塌下来总有前辈担着的梦也一并打碎,回过头来却柔声鼓励他,不要哭,重担要该我们来负担了。


    这次没等他睡够本,挂在床头的终端就响了。吴羽策迫切的语气透过扬声孔传过来,“黄少快来,喻队出事了。”




评论
热度(34)

© 逢山捉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