逢山捉月

心头尚燃有不灭火,照夜如昼

【喻黄】我连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(四)


    战争总是一触即发这个道理,黄少天是在联盟的专机上才明白的。

    狭长的机舱里坐着蓝雨和霸图两队,以及熟悉H市地形,负责部署的叶修。张佳乐难得收敛了笑,安静的坐着缠微型手雷。他不笑的时候总是很尖锐,仿佛是某种鲜亮危险的颜色。叶修少见的收起了烟,神色严肃的看着地形图。

    韩文清在闭目养神,因而黄少天向自己的队长投去一个眼神,问他要不要也休息一会。喻文州心领神会,毫不客气的靠在他肩上打起了盹。

    肩上的人在颠簸里睡的很熟,黄少天却开始想些有的没的。最近他的瞌睡太多,哨兵的体力又一向很好,让他不免怀疑起来。

    按理说新学员分配下来,基地应当很热闹,可前天黄少天去布置训练的时候大家都没什么精神,窝在宿舍里懒懒的睡着午觉。

    他自己还可以说是过劳,大面积这样的状况却绝非偶然。从意识到这一点起,他的后背就没有停止过冒冷汗。

    哨兵的本能让他心跳加速,视野也模糊起来,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。飞机发动机的声音,装备窸窸窣窣的碰撞声,四面八方的风声突破屏障向他涌来,机油的味道太过刺鼻,又激的他胃里翻江倒海。他仿佛给摁进一个噩梦里,不能发声,也无法挣脱。

    直到一只手覆上他的。一切屏障重新恢复工作,如清凉的风拂过他的精神网。

   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,保持着靠着他的动作,轻轻的握了握他的手,像对噩梦乍醒的孩子无声的安抚。




    飞机降落在N市的训练塔,他们又倒了呼啸的基地大巴,终于停在一座小山脚下。眼前是废弃的游乐场,经久失修的大门锈的七七八八。走进去的时候黄少天下意识伸手,却在身边摸了个空。发觉自己失态,伸出去的手半路崴回来,抽出妖刀冰雨。

    “方位?”“怎么了?”队友纷纷看向他。

    黄少天却不解释,提着妖刀轻巧的走向蔓延的迷雾,“没什么,我做好准备了。”




    如果再给黄少天一个机会,他一定会老老实实跟着大部队走,而不是选择一头扎进迷雾里。他眼看着自己闯进一个露天训练场,正下着倾盆大雨。每个人都穿着黑色西装,叶修站在最前面,眉眼看着尚都稚嫩。

    冯主席面带沉痛,仿佛没有看到黄少天,兀自演讲着。

    “这样的牺牲,是联盟的损失…今天我们在此悼亡…”

    看来是场追悼会。黄少天一时好奇,没有去想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合理性。

    “为此我深感遗憾…可我们不能就此退缩!”

    联盟已经近十年没有过减员了,他们又是在悼亡谁呢。

    “我们应当感谢苦难,正是它让我们紧紧相拥。全体起立,举起你们的右手!”

    雨声将他的演讲斑驳的模模糊糊,黄少天看着眼前压抑的大雨,迎着雨生长的一把把黑伞,突然有些困惑。这不是他的经历,这段印象甚至不存在于他的任何记忆中。

    雨声灌进他耳中,连带着不知何来的风。突然远处响起震爆弹的炸响,把模糊的雨幕硬生生撕出一个口子。黄少天下意识举刀格挡,仿佛命中了什么有血有肉的目标。

    雨幕开始瓦解,化成细细散散的雾。

    他仿佛听到张佳乐甩下弹匣的声音,韩文清的怒吼,风里吟唱的回春术。

    喻文州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透进来。他带着固有的温柔,还有一丝急迫和坚定,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 “少天。黄少天。”

    喻文州极少喊他的全名,因而他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出了要紧的大事。再一转眼哪有什么大雾,霸图那一队已经和人正面交火,他们这一队从侧翼包抄,他被喻文州挡在掩体后面,安抚着过度活跃的精神网。

    黄少天最怕拖人后腿,发觉自己没事,找准机会就冲了出去。游离的蓝色冰雨神出鬼没,压着火力压制的盲区突进,配合霸图的进攻,狠狠刺入敌方腹地。




    一次日常清扫,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。可当联盟派人来清扫战场,黄少天回忆起刚刚的战斗,才想起刚刚的一幕。浑身黑袍的敌人自尽之前,压低音量说了一句只有黄少天听的清的话。

    而后他整个人就燃烧起来,顷刻便烧的干干净净。整场战斗结束,对方竟然一个活口也没留下。

    清扫顺利本是好事,回去的路上黄少天却一言不发,一直在想对方自燃前的那句话。

    他说,“不倒的旗帜。”





评论(1)
热度(26)

© 逢山捉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